生而为王萧阳

时间:2019-09-10 17:54

萧阳和叶云舒站在塞江旅游公司的大门前,看着正一脸不爽的对他俩说话的侍应生。

    这名侍应生,恰好就是昨天,倒了两杯白开水,问两人收费了十块钱的人。

    叶云舒脑袋微微昂起,“我是谁与你没有关系,但你说的话,跟我有很大的关系,叶氏可不是你说的这个模样。”

    “草,跟你有毛的关系?”侍应生不爽的看着叶云舒,“我姐夫是这家公司的老总,你特么不爽就去投诉我!”

    “不用投诉你。”叶云舒微微一笑。

    “告诉你,想投诉就投诉,不投诉就滚,不要站在这里自己找不痛快,不让你等等想走都走不了!”侍应生一脸凶相,他说这番话时,底气十足,显然没少做这种威胁人的事。

    萧阳装在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他拿出看了一眼,冲叶云舒道:“老婆,人已经来了。”

    “让他们直接进来吧。”叶云舒冲萧阳说了一声,随后看向侍应生,开口道,“我想,走不了的,应该不是我。”

    叶云舒话音刚落,塞江旅游公司的大门直接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

    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巡捕蜂拥而入,直奔在场所有塞江旅游公司的工作人员而去。

    看到突然涌入的巡捕,塞江旅游公司的工作人员脸色一惊。

    “你们是干什么的?谁让你们闯进来的?”那名侍应生大吼。

    “我让他们来的,有问题么?”叶云舒轻声问道。

    “你是个什么东西?”侍应生冲叶云舒喊道,“这里是我们私人的地方,你们有什么资格让巡捕闯进来。”

    “呵呵。”叶云舒冷笑一声,“好一个私人地方,我怎么不知道,我叶云舒自己的产业,什么时候变成别人的私人地方了!”

    “你的产业,叶云舒?”侍应生听到叶云舒的话,面露一抹疑惑。

    还没等这名侍应生多想,门外,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

    “姐夫!”侍应生见到这名中年男人,连忙出声,这刚刚跑进来的中年男人,就是这塞江旅游公司的老板。

    听到侍应生的叫声,中年男人看都没看侍应生一眼,满头是汗的跑到叶云舒面前,满脸讨好道:“叶总,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啊?”

    “什么风?”叶云舒冷哼一声,“当然是一阵邪风,我要再不来,这叶氏,是不是在郭总你的带领下,就转型成一个打劫团伙了?”

    “叶总,您这……”中年男人刚要出声,就见秘书李娜风风火火的从公司门外走了进来,在李娜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

    “叶总,所有的材料都收集齐了,这是郭长峰这段时间虚报的财务数据,我找人调查了,与正常财务开销完全对不上号,已经构成职务侵占罪名,塞江公司上下四十八名员工,全部与此事有牵扯,所有的名单都在这里,包括其中对旅客的胡乱收费行为,也都进行了整理,叶氏内部三名高管对其行为进行包庇,已经被警方逮捕。”

    李娜将手中的文件袋交给叶云舒。

    叶云舒打开文件袋,扫了一下上方的名单,冷笑一声,将名单交给萧阳。

    萧阳冲旅游公司门外挥了挥手,等在门口的韦巡捕长立马冲了进来,“萧先生,有什么指示。”

    “韦巡捕长,这份名单上的人,全抓了吧,我们叶氏的法务部会依次起诉他们。”萧阳将名单拍到韦巡捕长怀里。

    韦巡捕长一脸正色的点头,随后大声喊出名单中的名字,由巡捕员进行抓捕。

    除了塞江旅游的老总郭长峰以外,那名侍应生,第二个就被抓了起来。

    郭长峰听着李娜刚刚所说的东西,又听着名单中念出的名字,一张脸如同死灰,毫无血色。

    那名侍应生,在被巡捕扣起来的那一刻,再也没有先前的狂妄,他终于想到,叶云舒!面前这个女人叶云舒,竟然就是叶氏的总裁,难怪听她的名字,那么耳熟!

    叶云舒特意看了眼这名侍应生,问向秘书李娜,“李秘书,你给我说下,这个人,总共职务侵占金额,要判多少年?”

    “李鸿忠,郭长峰同犯,兼塞江旅游人事部经理一职,虚报面点师七人,每人每月薪水六千元整,共计一年零七个月,涉及金额七十九万八千元,其余大小财务私吞九万三千余元,接到投诉,随意收取他人金额六万九千余元,共计金额九十六万元整,按照规定,他将被判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李娜说完,那名侍应生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十五年,对一个人来说,是什么样的概念?

    人生最好的一段时间,将彻底在牢狱当中度过。

    豆大的汗珠从侍应生的额头上流下,他的双眼都变得空洞起来。

    “嗯,判的还可以。”叶云舒点了点头,一副满意的模样。

    “都带走!”伟巡捕长手一挥,巡捕们将塞江旅游公司内所有涉案人员全部带走。

    偌大的塞江旅游,当人被全部带走后,剩余的再没有几个,显得空荡荡的。

    看着空荡荡的旅游公司,叶云舒叹了口气

大家都看
霸气爹地放肆爱 霍茗湘陆浩辰 | 奇幻玄幻 沉香永远也忘不了陆家所给予她的屈辱。当着所有人的面,陆晴天说:“行!霍沉香!你有骨气,可你身上的所有都是陆家给的!”一年夫妻情分,他是最乐意看她笑话的一个。她一件一件褪去,终于明白自己错得很彻底。那晚,她没了丈夫没了家,没了儿子没了一切。【陆晴天】那本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他赌气,她也不愿低头,只不过让她供出奸夫,她却要以死证清白。“霍沉香,没有我的允许,谁准你死?”他一直认为她只不过是蔓婷的影子,也自傲地认为那是一个没有他就活不下去的女人,骄傲地认为只要是他想的,没有得不到的。殊不知她竟敢真的离开,并活得比从前还好。开玩笑,想在他陆晴天的眼皮子底下嫁给别的男人?结婚典礼他高调地带着一方军队杀到,以破坏军婚罪扣下新郎,“霍沉香,有我在,看南城哪个男人敢娶你!”
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 都市娱乐 在你冷的时候,恰好我能给你温暖。
与你同眠异梦 韩小小叶锦东 | 科幻末日 男友联合小三设计我,把我净身出户,害我差点进监狱。     为了报复他们,我放下尊严爬向陌生男人的床,换来的是却是对方的疯狂索取、无情折磨。     我千方百计想要逃离,却不曾想陷入他的温柔陷阱,他造好的牢笼。     最后才发现,他每一次的温柔凝视里都有一个影子,那是他深爱的人。     我放手,我成全。     他却一路围追堵截,把我压在身下:女人,该回家了。
首长爹地的前妻 霍沉香陆晴天 | 古装言情 沉香永远也忘不了陆家所给予她的屈辱。当着所有人的面,陆晴天说:“行!霍沉香!你有骨气,可你身上的所有都是陆家给的!”一年夫妻情分,他是最乐意看她笑话的一个。她一件一件褪去,终于明白自己错得很彻底。那晚,她没了丈夫没了家,没了儿子没了一切。【陆晴天】那本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他赌气,她也不愿低头,只不过让她供出奸夫,她却要以死证清白。“霍沉香,没有我的允许,谁准你死?”他一直认为她只不过是蔓婷的影子,也自傲地认为那是一个没有他就活不下去的女人,骄傲地认为只要是他想的,没有得不到的。殊不知她竟敢真的离开,并活得比从前还好。开玩笑,想在他陆晴天的眼皮子底下嫁给别的男人?结婚典礼他高调地带着一方军队杀到,以破坏军婚罪扣下新郎,“霍沉香,有我在,看南城哪个男人敢娶你!”
王牌赢家 王浩 | 其他       我叫王浩,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好王浩最新鼎力大作,2017年度必看都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