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奇幻玄幻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第四百五十一章 嫁还是不嫁

  这个说法,倒也合情合理,而且那金牌做工细致,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仿制出来,所以沈衣雪心里也就信了八分。

  不过事关粉蝶儿的生死,她就是心里相信了,口中也不愿承认,正要再寻个一点质问对方,却听旁边被粉蝶儿劫持来的 少女突然开口了“等一下”

  她果然只是个普通少女,不但相貌平平,就连声音也是平平,没有任何出彩之处。

  可这三个字,却足以吸引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就连那夫妇二人,也都愣愣地看着她,不知道自己这个向来沉默寡言的女儿,胆子为何突然就大了起来。

  国师,那可是他们想都想象不出来的大人物,不要说在这样的人物面前开口说话,就是抬头看上一眼,心都要扑通乱跳半天。

  突然被这么多只眼睛同时盯着,少女似乎也有些胆怯,不过在接触到粉蝶儿诧异的目光之后,突然就生出了勇气,上前两步,却是跪到了那褚扬承的面前。

  褚扬承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道这个相貌平平的少女想要说什么,做什么。

  不过他十分沉得住气,惊诧也只是一瞬间,面色就恢复如常,温声问“你有何话要说”

  少女的父母,那一对夫妇见状,也忙转身过来,随着少女一同跪下,低声劝着什么,少女却是倔强摇头,狠狠地朝着粉蝶儿的方向剜了一眼

  粉蝶儿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可却又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少女对于自己的恨意从何而来。

  沈衣雪和历劫则是愣愣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相对于在场的众人来说,粉蝶儿是罪犯,少女是“苦主”,那一对夫妇是“苦主”的父母,而那褚扬承则是有个“国师”的身份,又是他亲手抓的粉蝶儿,也的确是可以暂时代表东灵的官府和律法。

  只有沈衣雪和历劫两个,看起来是完全不相干的局外人,完全是因为粉蝶儿才会出现在这里。

  所以,他们现在也只能是看着,听着,插不上话。

  此刻少女似乎已经略略习惯众人的目光,又转头看了一眼粉蝶儿,这才转向褚扬承“大人,民女是苦主”

  这一点,没有人可以否认。

  褚扬承也只好点了点头“不错,你是苦主。”

  少女又道“那民女是否可以要求如何处罚这这贼人”

  褚扬承一愣“你要如何处罚他”

  沈衣雪和历劫对视一眼,却也只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讶和疑惑,完全猜不透那个少女要做什么

  少女似乎犹豫了一下,又瞟了粉蝶儿一眼,这才咬牙道“这个贼人,坏了民女的清白”

  众人齐齐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等着她的下文。

  少女深呼吸一口,似乎在为自己鼓气,一指粉蝶儿,一闭眼,一咬牙,道“那那民女想要他负责”

  负责

  如何负责

  沈衣雪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耳畔已经响起了那一对夫妇惊讶之下陡然提高的声音“秀秀,你他你这是被鬼迷了心窍不成“

  那男子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随即压低了声音道“秀秀,他可是强掳你的贼人”

  那妇人也醒悟过来“秀秀”

  秀秀道“还望国师大人成全”

  粉蝶儿瞪大了眼睛“什么成全负责负什么责”

  他好像十分地后知后觉,知道说完最后两个字才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后,朝着褚扬承的方向就爬了过去。

  只是到了现在他仍旧被褚扬承的捆着上半身,只能膝行。他嫌膝行太慢,干脆连滚带爬地过去,同时朝着褚扬承高声道记“褚国师,国师大人,你还是直接杀了我吧就地斩首也行”

  褚扬承还处于震惊当中,根本就没有料到受害少女秀秀竟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来,楞了半天,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本来是想要通过粉蝶儿,来逼沈衣雪开口的,结果沈衣雪没有逼出来,却将这个秀秀给逼了出来。

  而且,还以苦主的身份,光明正大地,提了这样一个要求。

  秀秀提高了声音“还请国师大人成全”

  那一对夫妇则是继续小声地劝“秀秀,你可不要糊涂。他可是劫走你的贼人,你若是”

  “是是是,对对对”粉蝶儿连声附和,“我是坏人,我是坏人,不能娶妻,谁嫁给我谁倒霉。这位姑娘你可千万不要”

  “想不开”三个字还没有说出来,他的声音突然被一阵尖锐的妇人声音打断“照你这么说,是不想对我家秀秀负责,不想娶她了”

  谁也没有写想到,秀秀的母亲态度突然转变,粉蝶儿更是几乎要哭出来“不是的,不是的,这位夫人,夫人。实在是是我配不上贵千金,配不上,配不上。”

  秀秀道“我这穷山恶水,怕是只要是个人就能够配的上吧”

  说完再次抬头看着褚扬承“国师大人,民女只有这一个要求,还望大人成全。否则,民女宁愿一死,以保清白”

  这这这

  粉蝶儿自知理亏,没脸面对沈衣雪。他想过自己死,想过不牵累沈衣雪,却唯独没有想过害死这位秀秀姑娘,尤其还是当着沈衣雪的面。

  此刻他若是再拒绝,似乎,好像不对,是肯定,就会被沈衣雪认为成逼死这秀秀的凶手

  这可让他如何是好

  一转头,正看到秀秀悄悄撇过来的目光,仿佛在说穷山恶水,从此以后,让你只能对着我这穷山恶水

  粉蝶儿似乎有些明白了,却又不仅慨叹女人心海底针,这位秀秀姑娘,明明应该恨不得他死,深恶痛绝,结果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来恶心他,莫非是当真嫁不出去

  粉蝶儿恶意地猜测着,然而却又不得不急着拒绝,生怕一个拒绝慢了,那褚扬承就当真答应了下来。

  秀秀从头上拔下一个发簪,抵在还算白皙的喉咙间,再次提高了声音“还请国师大人成全”

  褚扬承头皮一阵发麻,实在是没有想到最后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小民女给将了一军,一时间拒绝不是,答应又不甘心。

  沈衣雪的眼睛却是一亮,虽然说那秀秀此举有趁人之危的嫌疑,然而总好过当真让粉蝶儿丢了性命。

  毕竟,粉蝶儿之前的种种行为,明显是受到体内残存的各种药物影响,一时迷失了心智,并非他本人意愿。

  于是她悄声向粉蝶儿唤道“粉蝶儿粉蝶儿”

  粉蝶儿转过头来,只看眼神就明白了她的心思,当即面现难色,小声道“沈姑娘,别人不知道我,你还不知道么我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娶妻,那不是害了人家”

  沈衣雪一想也是,且不说粉蝶儿与保命客栈之间的种种关联,就光是他之前办的那些事情,一旦暴露出来,也足够千刀万剐了。

  她正想着,突然见粉蝶儿脸上的表情一阵呆滞,迅速变白,随即又变得如滴血一般的红,看着十分瘆人

  粉蝶儿双目赤红,浑身都在颤抖抽搐,“砰”地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众人齐齐被他吓了一跳,粉蝶儿一边咬牙,一边强行稳住呼吸“发作了,发作了”

  沈衣雪楞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说的,应该是他体内多年淤积的各种媚药又发作了起来。

  所以,他之前突然辞别,也应该是自己感觉记到了这种情况,又不愿在沈衣雪面前出丑,所以才选择了急切离开,自行解决问题。

  沈衣雪忙用伽蓝冰魄针再次点他眉心,给他渡了一丝丝冰寒之气,粉蝶儿这才逐渐稳定了下来,只是全身大汗淋漓,都如同从冰水中捞出一般。

  他目中的赤红褪去,脸上的血色也跟着消退,变成了白中泛青的颜色。

  粉蝶儿喘息未定,片刻之后,才小沈道;“多谢。”

  然后又转向那叫做“秀秀”的少女,道“我有羊癫疯,时不时就要发作一次,你不嫌拖累么”

  秀秀已经看得呆了,她愣愣地看着粉蝶儿突然发作,又突然被沈衣雪一根发簪“治”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张了张嘴,半天才说了一句;“你你你现在还敢说不认识她”

  她一指沈衣雪,又羞又怒“还秀色可餐,穷山恶水”

  粉蝶儿没有想到她竟会在此刻提起沈衣雪来,楞了一下,一时不知该如何辩驳,却又下意识地朝着半天没有开口的褚扬承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

  褚扬承无奈地一笑,将目光移到了沈衣雪身上,叹了口气,竟是没有接着秀秀的话追问下去。

  粉蝶儿暗中松了口气,他上半身始终被束缚着,方才发作那一下,又消耗了不少力气,所以挣扎了许久,才勉强坐起身来。

  他终于朝着秀秀看了一眼,叹道“这位姑娘,方才那句话,算是在下得罪你了。不过,现在再提起,还有什么意义么”

  秀秀张了张嘴,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粉蝶儿将她比作”穷山恶水“,她便要让他日日对着自己这一片”穷山恶水“,恶心死他。本来就不是出于真心想嫁,更何况对方还有“羊癫疯”,即使嫁了,也是拖累。

  正犹豫的时候,褚扬承竟是再次开口“既如此,本国师便”

  “成全你”三个字还没有说出来,粉蝶儿就高声道“这位秀秀姑娘,你可要想好了,就我这病,说不定你刚过门,就有可能守寡,而且”

  他眼珠子转了转,瞟了旁边的沈衣雪一眼“我这病,非这位天仙一般的沈姑娘不能治。你若是非要嫁,就要每日与我一同面对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