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游戏竞技 美人何处醉黄花

第十八章 晋代衣冠

美人何处醉黄花 非凡睿智 2257 2019-11-09 22:48

  现代天启。

  南宫初梦习惯了现代的生活,但是她的记忆力不足以记住高中那么多的课程内容。尤其是英语,她总不能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起吧?楚璃水也很聪明,知道先教她什么时候说什么话,生活中简单的词语用英语怎么说。南宫初梦也只能用中文的谐音,真正到了英语课的时候恐怕会很惨。葛秋石突然发现“萧楚馨”似乎和原来不一样了,变得十分开朗却很有疑心。最近学历史,她也是一问三不知(能知才怪呢,历史被后人篡改成什么样子了?还把她的莫晓棠姐姐画得那么难看)。

  今天南宫初梦和楚璃水一起看电视。楚璃水的父亲楚况经过长期努力,终于成为一组考古队员的组长。这次他主要负责钻研窦城下方都有什么东西。电视里说,在窦城的下方泥土中发现沉睡的海棠花种子,还发现了一个荷包,甚至现在还保存完好。二十二世纪人类早发明出能解决核废料危害的东西,当然不会让树木受到影响。楚璃水怀里捧着爆米花,全神贯注地看着考古视频。说道:

  “凤仪宫的海棠花居然到现在还开着,几千年了,这种子传播率还很高哪。”

  南宫初梦一头雾水。什么是凤仪宫?窦城里我怎么不记得有海棠花?好家伙,居然把未央宫的名字改成了凤仪宫。应该是油漆没保存完整,字迹无法辨认。南宫初梦“活着”的时候窦城里也是有很多海棠花的,不过那个时候她只在凌波阁和养心殿两个地方游荡来游荡去,三宫六院全都没去过啊。那每一年的红雨她不知道是什么吗?

  下面开始分析文物了。楚璃水坐直身体,在看见一张男人的脸时喜出望外,拍了两下南宫初梦,兴奋地说:

  “馨馨馨馨,我爸!”

  南宫初梦也很开心,说:“我要是能当考古队员就好了。”她当然希望当,自己当上就不用听别人的乱分析了。电视里,楚况手持一个荷包,被泥土掩盖着,看不出来具体模样,不过依稀能看清楚里面是粉红色的。他说:

  “我们在发现这个香包的时候很惊讶,一块普通布料居然可以保存得这么好。上面用天鹅绒线绣着‘梦’和‘棠’两个字。我们试图打开上面的绳结来看看里面的香料,可是在不破坏香包外布的情况下这个绳结真的打不开。没想到在窦朝,窦城里面的女子就这么心灵手巧。”

  镜头给了荷包一个长达一分钟的特写。南宫初梦大吃一惊,这不是莫晓棠姐姐送给自己的香囊吗?这个绳结也是一个很简单的留荷结,很轻易就能打开啊……楚璃水暂停了电视想要试一下打荷包上的绳结,可是总以失败告终。南宫初梦四处看了一眼,楚家的装饰都是古风,墙上还有挂画,门锁上有中国结――绳子都和楚璃水手里的一样。看来屋子里的中国结都是楚璃水编的了。

  南宫初梦拿过一根红色的亚麻绳,也想打一个荷包上的结。明明是不久之前发生的事情,这段记忆却似乎被洗涤,变得灰暗且陈旧。比起现代的天启,窦朝没有通讯设备,穷富差距非常大,简直是沧海桑田。与莫晓棠、杜默钗的记忆全都像灰白的影像一样在南宫初梦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转眼间,一个留荷结编好了。

  “哎哎哎,馨馨,你也想弄啊?让姐教你……”楚璃水自豪地说。本要再拿几根绳子教南宫初梦编“平结”却不禁被南宫初梦腿上刚编完的留荷结勾住了目光。“这简直和电视上的一模一样啊!你果然有这方面的天赋。说,你和谁学的?”

  “我……”南宫初梦刚想说“这个结是我自己发明的”,突然意识到现在自己的原主是萧楚馨,改说:“你天天编结,我也自然会了。”

  开门声响起,楚况走进门。南宫初梦站起身来,响亮地说:“叔叔你好。”

  楚况换了拖鞋,眼睛一亮:“哦,馨馨吧?你手上这是……”

  “馨馨看了电视自己编成的!”楚璃水高兴地说,上去接受楚况的抱抱。

  楚璃水的母亲卿向菱闻声过来,和丈夫欣赏着。她灵机一动,说:

  “馨馨很有创意啊,和小璃再巩固一下吧,做点饰品什么的,拿到街上卖一下也可以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