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 都市娱乐 剩女捉狼君

第一章 被劈腿

剩女捉狼君 娓美 3596 2019-11-09 23:42

  星期五,离下班时间还差一个钟,加之领导不在,通常这个时候是属于‘自我放纵’的黄金时段。

  我正在办公室电脑面前带着蓝牙,隐秘咽着口水欣赏着美剧色~情电影《搔首弄姿之夜》男女主角动作极为夸张,屋内灯内由冷色变为暖色,使画面感极强,再加上橙色光打在皮肤上,雨水在泛着橙色的皮肤上溅起水花,背景音乐的紧张刺激,造就了一个情~欲沸腾的场面。

  忽然,桌上手机突然“好嗨哟,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高~潮,好嗨哟,感觉人生已到了巅峰”最流行的抖声铃声骤然响起,把我给吓了魂飞魄散,倒好像我是被人捉奸在床一样。

  我慌慌张张在包里掏手机,越是急越掏不来,那手机却越唱越大,但领导不在就是有好处,这个时候不讲究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办公室的同事各玩自己的手机,仿佛对我包包里这吵耳的铃声充耳不闻。ii

  终于找着手机了,我都出汗了“喂!”

  “ay,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你劈了我吧――不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你要不要自己去证实一下?”电话来自闺密莉莎,她的语气中有种压抑不住的八卦兴奋,兴奋得几乎控制不住语音的高低,用刮漏锅底假音“千真万确!”

  “大姐,不带白天这么吓人的,什么证实什么?你知道不知道,马克沃乐伯格马上要在镜头前脱掉裤子了,露出它一条像没有退化干净尾巴。”我恨她打断了我沉浸在片中筛糖般颤粟感觉,男神即将要扑倒朱莉安摩尔,这是妥妥的周未福利呀~如果莉莎在我眼前的话,我会直接给她一个扫堂腿踹飞出办公室。

  “咳咳你是原配,小三抢戏啦。”ii

  我不屑一顾‘哼’了一声“男人都希望女人们为了自己争得死去活来出尽八宝,勾心斗角自相残杀,只为盼得他偶一回顾怜惜的戏码不属于我周至美,他只要敢,我绝对手起刀落。”

  “噗――你姑奶奶还结不结婚的?”她质疑。

  “像我这种人,结婚也必然会离婚的。所以何必多此一举,再说,三步之内,必有欧巴。”

  “靠――ay你牛b,服天服地,就服你。”

  “别,妹,告诉你,狗屁爱情就是‘有生之年,狭路相逢,‘快把钱包交出来’”我发出肆无忌惮的笑声。

  “ay,可你顾总钱包快被小贱人要偷啦。”

  “切,他昨天还把我淘宝购物车里99件商品全部拍了下来。”我大喇喇洒脱着。ii

  “他们这个点可能已在贴身肉搏了”她大喇喇歹毒着。

  “他敢掏‘枪’,我就卸了他二弟。”一句猛烈火的黄腔,毫无半点隐讳之意,足以让旁边的有人生阅历的张会计送来意味深长的眼神。

  半小时后,我还是站在希尔顿酒店3313室的门口,想起之前莉莎在电话信誓旦旦说“我看见一个很像顾铭的男人和一个女的一起进了咱们酒店,虽然他低头戴着口罩装大明星样,但还是被我火眼金星扫射出来,居然还在前台登记了房号,是3313室那女的比你纤细眼有一亮的那种。”

  “滚!”

  “要不要直接打电话报警,就说这里卖哇嫖娼,保证抓个现行。”莉莎不怕事大。

  “爬!”ii

  “要不直接打物业,就说这房间刚传来电锯类似杀人声音,怀疑里面人遇到不测,保证也来得快。”莉莎简直就是最佳损友,“里面可是你最能结婚的对象,你到现在还舍不得给他难堪?ay,你真孬。”我可以想像她在电话另一头气得翻白眼,这就是我的闺密李莉莎,三不五时爆出两个粗口,或者智商常期不在线。

  我一眼黑线,一群黑乌鸦从头顶飞过。

  然后我就来了。

  忽然想起《我的野蛮女友》的一场,神神秘秘的全智贤戴着墨镜,打扮得和狼外婆似的站在男友的酒店房门外幻想自己即是全智贤附体,幻想马上要暴打顾铭一顿我狠狠推磨顾铭,往地上撞,附带着一记膝盖,他立马痛苦松手;我再闪电用肘弯夹住他的脖子,在他后脑上狠扣两下,下一秒就被我一个漂亮的回勾拳打到瘫软。ii

  并附上经典台词如果她打你,你也要装着很痛。

  然而,电影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我发现我的手有些不争气地颤抖,白挠抓心,脸上露出苍白笑意,想起比英雄赴刑,也差不了几分。三年的感情,虽然不长,但对于一个大龄剩女而言是可以算是漫长岁月了,3年30年。

  也许,他真的在里面和另一个女人翻云覆雨,滚在沙发上。

  深呼吸了三次,手直接砸在3313的门上。

  短暂的等待,听到里面传出男人不烦恼的声音“谁敢砸门!”

  妈的,我还想直接踹房,考虑腿痛,终是忍住。

  没有熟悉到化成灰也认得,但这个声音,每天都听,想认不出来真的很难!我的喉咙像堵了一团棉花,脑子里空白一片“酒店服务。”

  门在片刻后被拉开。

  一脸春风的顾铭出来,他在看到我的那瞬间,愣在当场,神情精彩纷呈,吃惊、慌乱、生气、意外甚至有一丝的苍白叫道“至美……”

  我定定看着他,紧紧盯着他“你不是去开会了吗?”

  “至美,没,没有……”顾铭紧张得脸色煞白,我听到房间的淋浴的声音,侧头望他。

  “至美,进来说。”顾铭匆忙进了屋,声音干涩。他是极要面子的人,t驻中国市场西南地区总监,拥有五十万年薪,他不愿让喧哗引来旁人揣测。

  然而很煞风景的是那女人裹着浴袍,风情万种地擦着头发出来,整个人几乎要吊在汪铭身上,一脸娇羞绯红,,充满敌意地看我,“她是谁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