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兽医白无常

第1章 孟婆靓汤

兽医白无常 文立刀 4783 2019-11-09 23:35

  鬼门关前,人山人海,确切地说应该是“鬼山鬼海”。成千上万的阴魂举着“我要投胎”“我要转世”的牌子抗议,搞的站在城关上的阎罗王束手无策。昔日来来往往,每时每刻“行人”络绎不绝的黄泉路,现在却冷冷清清,醒目的“此路不通”标示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阴阳路断了!

  关下阴魂群情激奋,关上的阎罗王焦头烂额。

  “你们要相信地府……”阎罗王话还没说完就被鸡蛋和西红柿给砸了回去。

  “牛头马面,日夜巡游,十大冥帅都跑哪去了?给我现在阴阳路断,无尽苦海过不去,就算能到阳世间,单对单个对个,天上地下又有几人是我那黑兄弟的对手?”

  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论官职只不过是地府不入流的鬼差,还不如弼马温大,但要论修为,却是一等一的强横,天上地下,从没有黑白无常锁不来的阴魂,阴曹地府,也没有牛头马面关不住的恶鬼。这就好像阳世间,位高权重的领导虽然地位崇高,但上擂台肯定不是散打运动员的对手,而地府十大冥帅,充当的就是神仙中的“打手”。

  夜游神心中不忿,但大家也知道这是气话,十大冥帅就是再厉害,也斗不过天庭的十万天兵。

  “阳世间人心险恶,虽说以你的修为也不怕有什么闪失,不过多些准备也是好的,我这摄魂铃你知道,晃一晃摄人心魄,你带上,以备不时之需。”牛头还是有些不放心,从怀中掏出个铃铛来,递给白无常。

  白无常也不推辞,点头谢过。

  牛头这一带头,其余人也不好意思让白无常空着手走,不管是秘术还是法宝,多多少少也都得意思意思,而白无常也是来者不拒,一一拱手谢过。

  豹尾、鸟嘴、鱼鳃、黄蜂这四位冥帅是掌管兽、鸟、鱼、虫的,本是兽类所化,虽然也能口吐人言,但很是吃力,就好像普通人说外语一样。豹尾先站了起来,走到白无常面前,豹爪在他额头上一点,金光迸现。

  “嗷呜!兽王印记,不怒自威,可令百兽听命!”

  鸟嘴这时从身上拔下一根羽毛,插到白无常的帽子上,“叽叽喳喳,轻身飞羽,身轻如燕,可使肉身腾空!”

  鱼鳃也站了起来,冷不丁抱住白无常的脖子,冒着泡的鱼嘴直接就吻了上去……

  “我草你干什么?呜……”

  吻了良久,鱼鳃李须儿这才吐了个泡泡,打着饱嗝道:“嗝……深情鱼吻,可使双唇带有淡淡的海鲜味道……”

  白无常使劲擦了把嘴,指着李须儿骂道:“把你的九幽避水珠给我,我可以考虑不红烧你,否则你死定了!”

  最后是黄蜂黄腰儿,他围着白无常转了两圈,然后冷不丁一针扎在白无常的大腿上。

  “老黄,你这又是什么宝贝?”

  “嗡……不是什么宝贝,就是看你不顺眼扎你一下。”

  “靠!黄疯子,老子招你了?”黄蜂毒针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即便强悍如白无常,也疼的龇牙咧嘴。

  “知道为什么扎你吗?你小子不老实!阎王那领命的时候,连判官笔生死簿都给你了,地府宝物仙法,任你取用,你小子也不客气,几乎把司库洗劫一空,连秦广王收藏的龙鞭都给收走了,百宝袋塞得满满登登,现在又来骗我们兄弟的家当?”

  话说到这,白无常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嘿嘿一笑:“我此去阳间,和那修炼用的一丝元神合用一具肉体,和转世投胎也相差无几了,一别几十年,拿兄弟样东西只为留个念想。”

  这么一说,众人(鬼)都沉默了下来,说归说闹归闹,阴阳路断,此去凶险万分,即便事事顺利,再见也得几十年后,一想便让人黯然神伤。

  时辰将近,分别在即,众兄弟相对无言,全然没有之前的喧闹。白无常长出一口气,霍然站起,一身白衣随风飘荡,倒也有几分出尘的洒然之态,回头看一眼那三生石,酒杯高高举起:

  “众位兄弟,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就送到这吧,我白无常此去阳世,无非是几十年光景,待我回来,望兄弟们奈何桥头再为我接风!”

  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飘然而去,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

  不是慷慨赴死,而是慷慨赴生!此一去,大名鼎鼎的白无常要穿尿不湿了!

  一袭白衣渐渐远去,背影渐淡,慢慢隐于迷雾之中,远远地,飘飘渺渺的歌声传来:

  “彼岸花艳,忘川水寒,

  酆都城前鬼门关,

  地府头上无青天,

  生死善恶一念!

  哭丧棒,引魂幡,鬼使手中铁链,

  黄泉路上买路钱,生死轮回客栈。

  世道无常,天道无常,怒把这阴阳路断!

  投胎转世笑神仙,来世,我白衣不变。”

  歌声飘至,人已远去,只留下鬼王阴帅目瞪口呆。

  豹尾:“嗷呜!”

  鸟嘴:“叽叽喳喳!”

  黄蜂:“嗡……”

  鱼鳃则吐了个泡泡。

  牛头马面、日巡夜游,还有鬼王赤虎都张大了嘴,不过此刻惊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过了好半天,日巡才蹦出一句话:“这孙子刚才喝的是什么?”

  牛头也是冷汗直流:“那玩意我们天天见,应该都不会认错吧……”

  “这孙子直接把孟婆汤干了?”

  哥几个对视了一眼,眼神里表达的意思是:“白无常这孙子真生猛啊,孟婆汤啊!说干就给干了!”

  身为地府鬼差,最大的一项特权便是可以不入轮回道,不喝孟婆汤,神识不灭,修为就不会间断。而现在白无常一碗孟婆汤下肚,懵懵懂懂投胎转世,恐怕与凡人无异了!

  鬼王赤虎咽了口唾沫,道:“我去问问孟婆,喝了她的汤还有救没?”

  马面摇头道:“不用问了,孟婆靓汤,童叟无欺,一疗程见效,绝无反复!”

  “等会!”日巡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阴阳路断,阳世成了与世隔绝的封闭世界,老白因为修炼的缘故,分出一丝元神,投胎为人,在阳世间感受轮回业力。”

  说到这,夜游也有些开窍了,继续道:“如果老白没喝孟婆汤,元神合并,相当于夺舍重生,老白控制阳间那人的身体,什么任务都不耽误,可是……”

  “可是,现在老白喝了孟婆汤,什么都不记得了,自然也就忘了任务,他那个分身只会觉得一下子魂力厚重了许多,然后突然多了一身能为法宝……”

  “然后就开了挂了,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这孙子到阳世真是为了任务吗?恐怕是爽去了吧?”

  “生死簿、判官笔,招魂幡、哭丧棒,还有你的兽王印记,你的轻身飞羽――那一兜子仙术法宝,带到人间,貌似无敌了……”

  马面恨得直咬牙,“这孙子是爽去了,你忘了,他还拿走了秦广王收藏多年的龙鞭……”

  几大阴帅站在忘川河边,看着白无常远去的方向,一个个心中五味杂陈,只有一旁熬汤的孟婆一脸淡然,口中喃喃道:“忘记的味道,最鲜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