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其他 豪门通灵萌妻

第1837章 心念所困即为牢笼

豪门通灵萌妻 叶奈凉 4440 2019-12-29 09:46

  仙雾飘渺,堕神崖周围,云海慢慢,极为壮丽。

  发丝飞舞,灵殇一袭素白仙袍,站在堕神崖的边缘,瑰丽的紫眸黯然神伤。

  清瑶姬依偎在灵天的怀中,担忧的注视着自己儿子落寞的背影。

  灵天看似冷酷,眼底深处却弥漫着不舍和可惜。

  因为灵天近来准备将神界的地位拱手禅让给自己的长子灵渊,这样一来,原本是审判天神的灵渊,就不能再拥有那个神衔,他便打算让灵殇这个孩子继承这个监督整个神界,成为公正审判的神,结果,自己这个最爱的小儿子却突然想下界历劫,还是十世……

  灵诡站在距离灵殇最近的地方。

  静默的垂眸,她如瀑的长发被高高束成马尾,飞扬起,整个人看上去无比沉重。

  她没让灵殇知道她去过冥界。

  因为事实结果,真的很残忍……

  她一直不明白的是,若是蒋子文真的毫不在乎,对殇儿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他又为什么会在灵殇走后取消这么重要的会议,然后将自己关在办公室内?若是真的无所谓,为什么还要给灵殇准备那些礼物?冥府的宅邸、冥界的冥珠、价值不菲独一无二的手表……

  所以,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到底……在犹豫什么?

  灵诡心底甚至还在想,或许到最后关头,蒋子文会出现,会阻止殇儿。

  但是,到这个关头上,她已经不奢望了……

  一个人的心得狠到什么程度,才能……视而不见?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清瑶姬徒手施法变出一个小瓷碗,将藏在广袖中的一支小药瓶拿出,将里面的液体倒在了碗中,然后径自走向了自己的儿子。

  “殇儿,妈妈最后再问你一遍,是不是想清楚了,喝下这忘忧水,下界历劫之后,你会忘记所有,你不再是神族,你的容貌会变,你的一切都是未知数,只有在经历完十世劫难后,才会恢复真身,我们任何人都找不到你……你将会化为另一个人,经历生老病死,喜怒哀乐,在生死轮回中不停的轮转……真要这样?”

  “嗯。想清楚了。”

  灵殇侧眸看向清瑶姬,淡如水的笑了笑。

  清瑶姬伸手,温柔的抚了抚自己儿子的长发,“妈妈从前因为姐姐的死,而怒及你父亲,从而迁怒于你,自打你生下后,从未尽过一天为人母的责任,也没有好好疼爱过你,妈妈欠你太多,本想从虚无界回来后,让你帝父不做神帝,和我们一起去人界生活,好好补偿你,现在也没有机会了。”

  清瑶姬清丽空灵的声音回荡在云海间,透着淡淡的哀伤。

  灵殇侧过身,抱住了清瑶姬,低头,埋在自己母亲的脖间,摇了摇头,“那就等殇儿回来后,母妃好好爱我,像宠姐姐一样宠我一次……”

  “好。”清瑶姬惋惜的叹了口气,“母妃等你回来。”

  灵殇离开了清瑶姬的怀抱,接过了她手中的一碗清水,旋即,绝美的紫眸瞥向了灵诡那处,灿然失笑,“姐,我要走了,你不过来抱抱我吗?”

  灵诡身形一僵,倏然抬眸,便见云雾缥缈间,灵殇正朝着她笑,笑的洒脱绝尘,万般自在。

  莲步款款的走至自己弟弟面前,灵诡霸气的一把将灵殇搂入怀中,然后一遍又一遍抚摸着灵殇漂亮的长发,“妈妈生你的时候,我已经死了,我们相认的时候,物是人非,我们姐弟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却一起经历了生死,但却始终未幸福安宁的在一起过过一天,我也等你回来。”

  宫司屿站在不近不远的地方,沉静的凝视着那抱在一起的灵诡和灵殇。

  从前,灵殇因为灵诡保护他的缘故,自始至终都不认他这个弟弟,所以他们之间有过摩擦,结过恩怨,他宫司屿被关入海底监狱,是拜他灵殇所赐,他宫司屿能被救出海底监狱,也是他灵殇的功劳。

  他最后为了灵诡,为了他,背叛了三界,背叛了神界。

  光凭这一点,他宫司屿就早已将他当成了血浓于水的一家人。

  家人即将离去,那种不舍在心底不断地泛滥,不断的奔涌。

  并且,宫司屿注视灵殇的时候,无意对上了灵殇突然看过来的目光。

  准确的说,灵殇看的不是他,而是他的身后,堕神崖的入口。

  那一刻,宫司屿明白,殇儿在等什么人,他期盼那个人的出现,他那双比诡儿还美的紫眸中透着最后一丝希望,前一秒还晶亮无比,后一秒,在明白那个人不可能出现后,熄灭了。

  他不会来了。

  灵殇心里很清楚。

  和灵殇分开,灵诡轻抚了下自己弟弟冰冷的脸颊,贴心的替他将鬓角的碎发撩到了耳后。

  她知道,殇儿要走了。

  没犹豫,灵殇端着手中的碗,将其中的清水一饮而尽。

  刹那间,风云涌动,仙雾被狂风驱散。

  天际雷云滚滚,顿时乌云密布,无边无际的堕神崖云海间,从白云满满变成了黑云密布。

  清瑶姬终是不舍得儿子,埋入灵天的怀中,不敢再看。

  灵诡红了眼,晶莹的泪溢满眼眶。

  “我们等你回来。”

  “好。”

  只一字,笑着扔了玉碗,灵殇走到了堕神崖的边缘,衣袂猎猎作响,发丝狂舞间,灵殇闭上了瑰丽夺目的紫眸,头重脚轻间,义无反顾的朝着堕神崖无尽的云海中纵身一跳……

  下一秒,一道黑雷骤然劈在了灵殇的身上。

  灵诡失神的跪在崖边,欲哭无泪,眼眶中的水汽,自始至终未溢出。

  蒋子文终究是没有出现。

  连个影子都没有。

  灵殇终究是没有等来他想见的那个人。

  绝然毅然的坠入了堕神崖。

  没有转机,什么都没有……

  在黑雷劈中殇儿的那一瞬间,就无法回头了。

  心念所困即为牢笼,爱而不得,明知不可能,那就必须斩断一切。

  云海中,风声猎猎作响,呼啸在耳边。

  灵殇已经感觉不到痛意,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不停的自由下坠。

  他的灵力消散了,他作为神族的印记也消失了……

  他感觉到自己从一个人,化为一道光,至于会去向哪里,他不知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