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其他 豪门通灵萌妻

第1836章 有转机吗?有转机的吧,有吗?

豪门通灵萌妻 叶奈凉 4776 2019-12-08 04:36

  灵诡完全知道自己的弟弟此时此刻,有多么痛苦。

  爱而不得,真的很残忍……

  眼角的泪被宫司屿伸过的手拭去,灵诡睁开泪眸,目光复杂深沉的凝视着抱着自己手臂,枕着她手背的殇儿。

  从前,她以为帝司不爱她,谁知,到头来竟是深爱,深爱入骨,追随数千年。

  难道她就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殇儿跳下堕神崖,变成一个凡人,去经历十世的苦难?万一呢?万一事实并不是他以为的那样,说不定会有转机呢?

  可是她答应了殇儿,不可以将他藏在心底的秘密告诉任何人的。

  不过……

  似乎就算她去找到那个人,只要不泄露秘密,也是没有问题的。

  她只是想为灵殇做点什么……

  于是。

  “殇儿,素素和厉儿也来神界了,但是,姐姐看了看时间,孩子应该闹着要喝奶了,姐姐先离开一会儿,很快就回来,让姐夫陪着你好吗?”

  灵诡娇娆清脆的声音,极尽温柔,附在灵殇耳边,轻轻道。

  “好……”

  灵诡起身,看向宫司屿,“他怕一个人呆着,你就陪着他一会儿,我很快回来。”

  宫司屿没说什么,但是目光冷沉,孩子根本没闹喝奶,也就是说,灵诡只是忽悠灵殇的,至于她去哪儿……

  很快,离开大殿的灵诡就给宫司屿发了条短信。

  【我去找蒋子文谈谈人生,别在殇儿面前提这个人!】

  “……”好吧,他似乎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他不问,他什么都不问。

  -

  冥界。

  灵诡直接用冥珠,穿梭过通道,凭空出现在了冥府司的大门口。

  问了过路的鬼神,得知蒋子文几个小时前中断了重要会议,就一直呆在办公室内不见任何人,灵诡直接凌空飞起,从窗户进入了蒋子文的办公室内。

  生气吗?生气,可她没办法和蒋子文生气,但那是她弟弟。

  所以,哪怕不能发火,她都必须来要一个说法……

  可是在见到坐在办公桌后的那个深沉死寂的男人后,灵诡心底的气,顿时没了。

  她甚至觉得哭笑不得,原来,蒋王哥哥你也不比殇儿好过啊……

  寂静的办公室内,窗户前,那个男人就这么僵硬的坐在那,手中,握着一只手表。

  他的容颜藏在交相辉映的光影中……

  若隐若现的绝世容颜消沉寂寥,黑金卷云纹长袍,冷酷英俊棱角分明的五官,深邃如地狱黑渊般深不可测的寒眸,如今给人一种心死晦暗的感觉……

  看到灵诡的出现,蒋子文视而不见,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这是第一次,在见到灵诡后,蒋子文没有理她,彻彻底底的无视了她。

  “你心里,是有殇儿的,对吧?”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蒋子文藏得再深,都骗不过灵诡的眼睛。

  “这个问题,我不予回答。”

  蒋子文声线低沉冷酷,没有温度。

  灵诡气结,极度无语,“为什么!”

  “没有意义。”蒋子文慢条斯理的收起了桌上的手表、冥珠、府宅钥匙,那些都是送给灵殇,却被灵殇还回来的东西,他将东西都藏进了抽屉中,“你怎么来了?”

  “我亲弟弟想不开,决定下界历劫十世,他要离开我们所有人一千年,或许更久!他要尝尽人间苦短,体会千百种劫难,他要经历跳下堕神崖神躯变为凡人之体的痛苦!我阻止不了,我就想来问问你,你行吗?你可以去让他回心转意吗?”

  深幽冷寂的寒眸没有波澜,蒋子文只给了灵诡两个字,“不能。”

  “……”

  “他想做什么,就让他去吧,如果能让他开心的话。”

  霸气凛然的看向灵诡,蒋子文像个帝王般,坐在那。

  你知道他爱你吗!

  这句话,灵诡差点破口而出,却还是忍住了。

  因为她答应过灵殇,她不能说。

  “蒋王大哥,别对殇儿这么苛刻行吗?哪怕用曾经对我的态度的一半去对他,也别这么残忍……”

  “诡儿,我不会用对你的态度和方式,去对待灵殇,你是你,殇儿是殇儿,你们不一样,这点我一直分的很清楚,我对你已经没有半分男女间的感情,只剩下难以割舍的浓厚亲情罢了,你别多想。”

  “那对殇儿呢!”对殇儿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蒋子文怔怔的看着灵诡,沉默了半晌,才幽幽开口:“这个问题,我依旧不能回答你。”

  “去你马的不能回答!”

  灵诡忍不住暴脾气,一脚踹飞了蒋子文办公室的门,怒气冲冲的走了。

  但是走到一半,又折了回来,歇斯底里的朝着蒋子文咆哮:“为什么才回来就搞成这样!一家人就不能永远幸福的在一起吗!为什么又要分离!就不能有什么话坦白的说出来吗!有什么不能说的呢!说出来不就好了吗!非得有这么多误会,一个个非得藏着憋着,把自己心里真正的感受压在心底,舒服吗!好受吗!明明难过,明明痛苦,明明伤心,却要忍着就当什么事都未发生一样,累不累啊……”

  活着已经这么累了,为什么就不能简单点呢?

  “诡儿,不是所有人都像你和帝司那般,可以互相坦诚,互吐心声。”

  “……”

  灵诡放弃了,想要逼蒋子文说出真心话,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想要逼蒋子文去挽留灵殇,更是……不可能的吧?

  灵诡看不到希望,看不到转机。

  “蒋王哥哥,你好自为之。”

  “嗯,我还是那句话,让他走吧……”

  无可奈何,几近爆发的灵诡最后看了眼坐在那的蒋子文,敛眸,消失在光影中,独留蒋子文一个人在办公室内,依旧保持着同样的坐姿,深藏所有情绪,暗沉垂眸,轻轻的闭上眼……

  心中莫名漫出涌现的难掩涩然,任何人都不曾知晓。

  -

  神界,堕神崖畔。

  两个时辰已到,方圆百里都被神帝封锁,此时此刻,这里只有神帝灵天,美神清瑶姬,灵诡、灵殇,还有宫司屿,只有他们这一家人。

  灵殇说过,他只想悄悄地离去,不想惊扰到任何人……24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