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其他 我家爹娘超凶的

第二百六十四章掌嘴

我家爹娘超凶的 夜惠美 5160 2019-12-12 02:35

  臻美人摇头,绝美脸颊泪水滚落。

  “皇后娘娘怜惜,臣妾更不能让您难做。贵妃娘娘一会儿怕是派人过来询问,有陛下的口谕,您也不好敷衍贵妃娘娘。”

  “臣妾甘愿领罚,是去冷宫,还是罚跪,或是挨廷杖都好,臣妾甘愿受之。”

  皇后额角跳动,臻美人是不是给自己挖坑?

  她罚了臻美人后,臻美人再在陛下面前哭诉一番,岂不是陛下会责怪她心狠不贤惠?

  当初册封她为皇后的诏书上可是写着端庄贤德,品行嘉柔。

  “本宫自然能应付贵妃妹妹。”

  “娘娘……我……”

  臻美人还想说什么,门口传来宫女回禀的声音,“启禀皇后娘娘,顾贵妃使人来问,您打算如何处置臻美人?”

  “娘娘,我们主子在昭阳殿等消息呢。”

  这是顾贵妃身边的最大走狗的声音!

  傲慢又无礼!

  娘家姓单,一辈子没成亲,无儿无女,下手最是狠,不少宫人都受过她的折磨。

  宫里宫外都称她一声单嬷嬷。

  皇后听到单嬷嬷声音就止不住的恨意。

  就是这个贱妇,杀千刀的贱妇害了她的皇子!

  这个老贱人不是出宫去探亲了?

  怎么没在外面被人杀了?

  她派去的人都是饭桶不成?

  单嬷嬷粗壮的身影趾高气昂从门口闪了进来。

  鬓间发丝梳得齐整,一张国字脸,棱角分外分明,穿上男子的装束都看不出她是女扮男装。

  “皇后娘娘若是怜香惜玉的话,奴才愿意为您效劳。”

  单嬷嬷面容恭敬,然而眼底却带着几分嘲讽:

  “皇后娘娘贵重又贤惠,想来不敢得罪受宠的臻美人,您只管在旁看着,得罪人的事,您不做,我们主子敢做!”

  “大胆!你是个什么东西在皇后娘娘面前大放厥词?”

  奴才自有奴才应对。

  皇后身边也不是没人可用。

  单嬷嬷有品级,是顾贵妃身边第一信任的人。

  夏尚宫可比她高出一个层级,毕竟是伺候皇后的人。

  单嬷嬷屈了屈膝盖,默念了一遍,抬头不失礼貌的微笑:

  “奴婢这不是怕皇后娘娘难做吗?贵妃娘娘没皇后心思缜密,只遵从陛下的命令,为了陛下纵然得罪宠妃也在所不惜,主子时时刻刻把陛下放在心上,同皇后娘娘不一样,您心里装着可是好多人,好多事呢。”

  皇后暗暗咦了一声,单嬷嬷是被人假冒了?

  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人突然讲起道理了?

  还会给她挖坑!

  “皇后娘娘可别忘了臻美人的出身,您过于怜惜她,是讨好了陛下,可是前朝的功勋臣子怎么想您?后宫之主,陛下的妻子不是单单贤惠不嫉妒就成的,贤妻可是要规劝陛下,千万别被美色所迷惑,影响大燕的朝政。”

  单嬷嬷说这番话差点咬到舌头,一向直接动手的人很不习惯讲道理。

  这回不仅皇后吃惊,就算是皇后身边的人也都一脸震惊。

  臻美人抬起眼眸,很快又低垂下来,指甲死死捏着掌心。

  “勋贵功勋家家都有在同南朝征战时战死的子弟,他们为了陛下抛头颅,洒热血,为了陛下的统一大业,为了大燕王朝做出了牺牲,如今不是看着皇后娘娘您怜惜一个亡国公主,您别忘了,臻美人同陛下可是有杀父之仇,亡国之恨的。”

  皇后:“……”

  这绝不是顾贵妃主仆能说出来的话。

  顾贵妃若有这么口才心智,皇后之位也轮不到她来做。

  是谁?

  是谁给顾贵妃出招?

  “皇后娘娘手下都是心慈手软的,不如就让奴婢来处罚臻美人,毕竟您也是想教训她的。”

  单嬷嬷走到臻美人面前,扬起手臂抽了她两个耳光。

  臻美人脸庞迅速肿胀,她整个人被打得趴在地上。

  “奴婢奉皇后娘娘旨意教训臻美人,多有得罪,往后臻美人当记住教训,明白自己的身份,为陛下战死的英灵可是在天上看着呢。”

  单嬷嬷勾起嘴角,压低声音,不屑说道:“还有南朝皇帝,啧啧,臻美人啊,您都不做噩梦的吗?”

  “我们主子还等着消息,奴婢就告辞了。”

  单嬷嬷向皇后行礼,转身向外走,一脚跨过门口后,回头向面容难看的皇后扯起嘴角:

  “以后您身边的人想学怎么惩罚犯错的美人,可以来找奴婢学,奴婢倾囊相赠,绝不藏私,不过,您总是让我们主子管教美人,您这皇后做得……还有什么意义?陛下需要得是正直,敢于忠言逆耳的妻子,而不是一个亦步亦趋的无能皇后。”

  单嬷嬷转身走掉了。

  皇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胸口上下起伏半晌,终究忍不了砸了茶盏。

  臻美人仿佛被吓了一跳,直接昏了过去。

  玲珑有致的娇躯即便昏厥依然摆出优雅的姿态。

  皇后说道:“送她回去,命她闭门思过,撤去侍寝资格一个月。”

  “是,娘娘。”

  夏尚宫连忙指挥宫女抬走臻美人。

  “您别气坏了身子,顾贵妃那边……”

  “你去派人悄悄打听,谁给顾贵妃出得主意?”

  “奴婢这就让人去他听消息,不过奴婢猜怕是顾熙媳妇,听说她虽然出身商贾,可是也是个面慈心狠的,没点本事能笼络住顾熙?”

  夏尚宫压低声音,“南边来的女子心机都不少。”

  “英国公倒是认了个好儿子。”

  皇后冷笑,“不过顾熙……哼,皇上如何都不会重用他的!而刘尚书可未必把顾熙看作学生。”

  以前的事,皇后也知道一些。

  “娘娘,听说刘尚书今早儿……”

  夏尚宫硬着头皮说道:“去英国公府门口负荆请罪,直言其过,恳请英国公原谅。”

  皇后:“……”

  ********

  单嬷嬷如同得胜的将军返回昭阳殿。

  顾嘉瑶一个人坐着喝茶,拖着下颚,略显无聊。

  “娘娘呢?”

  “同我娘去……去练射箭了。”

  顾嘉瑶放下茶杯,单嬷嬷快步走过来,笑容灿烂。

  一个似男人的女人笑起来,其实还是有点诡异的。

  “奴婢揍了这么多人,从来没有似今日这么爽快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