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天后当年十八线

第336章 你去给她陪葬

天后当年十八线 宋青柠 5825 2020-02-13 01:08

  第336章

  “我有时候都分不清她什么时候是快乐的,午夜梦回的时候,我也会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错手了。”他冷笑一声,眼底流露出些许的痛苦,看着我道:“你说,会不会她求我杀她的时候才是发病了,她竭尽全力讨好那个人的时候才是真实的。”

  我低下头去,轻拍怀里小家伙的手臂,道:“你自己要惩罚自己,想多了。”

  “不是我想多了。”顺哲摇了摇头,长舒一口气,“我没见过哪个母亲要儿子亲手杀自己的,她根本没有想过我未来的日子要怎么过,只想自己解脱。”

  “那你忍心看着她一个人煎熬下去吗?”我抬头看他,轻声道:“就当,你爱她比她爱你多一点点吧。”

  他沉默片刻,不说话了,低着头就好像是睡着了。

  好半天他才抬起头来,看着我道:“什么爱不爱的,我长这么大,只觉得这个世界恶心。”

  “那个老东西还会来的,他会带着适当的筹码来找你,到时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我皱了皱眉,有种不详的预感。

  坐在对面的人起了身,走过来看了两眼小家伙,露出一点疲惫之色,转身离开了。

  我心里不安,身边有没有人帮着,只能尽量维持住表面的坚强。

  女医生每隔几个小时进来看一趟,名为检查,在我看来就是变相的监视。

  克洛斯果然又来了,趁着顺哲不在的时候。

  除了上次撕破脸,他再出现,依旧是风度翩翩的样子。

  我下意识地抱住孩子,往边上挪了挪,“克洛斯先生,有何贵干?”

  他除掉了白手套,在靠近我的地方坐下,“范小姐,我想了很久,还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拒绝顺哲?”

  我翻了翻白眼,躺平身子,盯着天花板,忽然转头,“你一直活在这种近乎病态的自恋中,不觉得特别累吗?”

  他皱了皱眉,有点不悦,“虽然你很不礼貌,但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我愿意继续宽恕你。”

  我擦!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这个人的脸皮就跟棉花糖一样,软硬不吃。

  我勉强坐起身子,长舒一口气,“开门见山吧。”

  他笑了,站起身,“范小姐能下地吗?”

  我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旁边默不作声的女医生,“可以。”

  “那好,请你跟我去看一样东西,然后你再决定要不要嫁给顺哲。”

  我有点狐疑地看着他,“什么东西?”

  “三言两语说不清,你只有亲眼看到才能明白。”

  他微微挑眉,看着我道:“你已经在这里了,不会再有更危险的境地,不需要犹豫。”

  跟你这个变态,能用正常逻辑思考吗?

  我在脑子里过了一圈,想着此时此刻的境地,也确实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克洛斯并没有抢走孩子的打算,否则这两天他有无数次机会,凭我跟顺哲根本没办法阻止。

  “我跟你去。”

  “好。”他双手交握,露出得意的姿态,又变回转模作样的绅士,朝我弯了弯腰,“我去外面等你。”

  我看着他出去,总觉得毛骨悚人,尤其是他看我的眼神,好像我跟他认识很久了。

  稍微收拾了一下,我把孩子交给女医生,加了一件外套就出去了。

  地下温度高,这么出去也不冷,只不过跟着克洛斯一直走,有点疲惫。

  “顺哲那天应该带你去见过一些劣质品,事实上,我还有很多完美的收藏。”他走在前面,声音幽幽的,仿佛念诗一般。

  我想起那些雕塑,浑身颤了一下,脚步停顿,“你要带我去看什么?”

  前面的人脚步没停,后面跟着的人也就不让我停,推不动就打算将我架起来走,动作十分粗鲁。

  我干脆就不动了,由他们代步,反正走路也挺累的。

  克洛斯自顾自地说话,转身的时候看到我被架着,略微皱眉,“这是做什么?”

  身边的人立刻就把我放下了,沉默无言。

  克洛斯又礼貌地看向我,“前面就快到了,走两步吧。”

  我怀疑这货有精分,要不然是怎么完成这么完美的表情切换的,脸皮厚到令人惊叹。

  我双手交叉,态度随意地跟上去,随着他走上了高高的廊桥,地下是无尽的深渊。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环境结构跟拍电影似的,一点也不科学。

  “我好不容易把她带回来,她却没办法和我完婚了,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前面人又开始自说自话,声音细微犹如呓语,听得人头皮发麻。

  我吞了一口口水,想离他远一点儿,又听到他略带悲伤的声音。

  “我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看不清,偏要去做那么错误的选择。”

  “不能看见她为我穿上婚纱,是我毕生大憾,我不能不去弥补。”

  “幸好有你和顺哲,你们都太像当年的我和她了,有你们,就可以完成当年的婚礼了。”

  这人估计是疯了,越说越不像话,我有点后悔跟着他来了,他要是忽然发病,把我也做成雕塑,那我可真是冤大头了。

  “到了。”

  下了廊桥,周围的雕塑都被清空了,只有一个大大的水晶棺材吊在半空中。

  我心里恶寒这人的恶趣味,玩人家公主王子那一套,难道他觉得自己还能吻醒公主吗?

  “我把她带回来快二十年了,她大概是生气了,从来都不理我。”

  我:“……”理你就是恐怖片了。

  克洛斯挥了挥手,让人放下水晶棺。

  周围传来锁链声,水晶棺从空中徐徐落下,我隐约看到里面的人形,看样子还没腐烂。

  克洛斯忽然转过身来,眼睛幽幽地看着我,“想不想见见她?”

  我往后退了一步,“不想。”

  一个死人,想想都忌讳,我胆子还没大到这地步。

  克洛斯被我这后退的动作激怒了,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情绪,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果然,你和你那个爹一样,都忘记她了!”

  我心下震动,有点不可置信地看向水晶棺,脑子里窜出口怕的念想。

  二十年……

  妈妈。

  “那里面是谁?”我急切地看向克洛斯。

  他唇角上扬,露出诡异的神色,拉着我走,“你看看,亲眼看看!”

  水晶棺周围寒气逼人,他命人抓住我,亲自开棺。

  砰地一声,棺盖落地,磕碎了一地的水晶。

  “来。”

  克洛斯朝我伸出手,语气变成了诱哄,“别怕,她还是你妈妈,我把她保存的特别好。”

  一腔热血涌上大脑,我下意识地就朝克洛斯扑过去,“我杀了你!”

  他竟然敢偷走妈妈的失身,还把妈妈放在这种鬼地方,如此亵渎!

  周围人轻易地牵制住我,将我压在棺材上,我挣扎之间就可以看到里面的场景。

  真的是妈妈。

  她身上穿着婚纱,脸色惨白,早就没了血色,跟雕塑没有区别。

  我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放声大哭,“妈――”

  “就是这个声音。”克洛斯深吸一口气,露出享受的表情,“哭吧,应该的,你应该为她哭。”

  “如果不是因为有了你,我不会和她起争执,也不会让那个下贱的人种趁虚而入。”

  “你闭嘴!!”我用力挣扎,死死地瞪着克洛斯,“变太,你会遭报应的!”

  “报应?”他笑了,无法克制的放声大笑。

  “我早就遭报应了,就在你面前啊,伊娜的死,就是我最大的报应!”

  他骤然收敛笑声,推开牵制我的人,掐住我的脖子,“但现在我还想为她做点什么,不如就让你这个女儿去给她陪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